还魂剧情

  一名附身在盲女体内的强大巫女遇见一个期望她能改变自己命运的望族男子。

还魂相关视频
还魂相关问答

头七还魂是什么意思

头七:中国人的丧殡习俗,习惯上认为“头七”指的是人去世后的第七日。一般都认为,死者魂魄会于 2010年11月21日,上海特大火灾“头七”现场“头七”返家,家人应该于魂魄回来前,给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最...



还魂草真的能“还魂”吗?

萝莎姑姑有一肚子稀奇古怪的故事。她虽然已是70多岁的人了,依然精力充沛,耳聪目明,口齿清楚。班梅蒂和托利亚诺便是听着萝莎姑姑的故事长大的。班梅蒂是一个漂亮的西班牙姑娘,她的表哥托利亚诺20多岁,是个充满冒险精神的小伙子。这天,两人又聚到萝莎姑姑的房里,听她讲自己从前所经历过的种种惊险故事。萝莎姑姑的故事一向是以惊险刺激的开头来抓住人心的,今天刚开了个头,班梅蒂就跳了起来,隔壁阵阵的哀乐声使她吃了一惊。她趴在窗台上向外探身去看,见隔壁的房间里抬出了一个人,后面跟着一班哀乐队和穿丧服的人。萝莎姑姑歪着头听了一阵,说,这是隔壁那个叫埃利亚斯的小男孩要下葬了。班梅蒂想起来,那是一个褐色皮肤、笑起来有些害羞的小男孩。每次走过他家门前的花圃时,总能看见他蹲在花丛里除草、松土,看见她时,便习惯性地眯着眼睛笑,露出一排异常洁白的牙齿。班梅蒂喜欢这种害羞、安静的男孩子,有时也停下来看他除草。花开后,班梅蒂发现埃利亚斯总拿着一枝鲜花在院门外等她,看到了她,便有些害羞,把花往她手里一递,说:“喂,给你!”然后一溜烟躲进屋去。有一天,班梅蒂发现花丛里换了一个小姑娘,一问,才知道埃利亚斯在给花施肥时被一只飞来的皮球击倒在地,后脑勺正磕在铁锹上,一下子就昏了过去,一直都没醒过。萝莎姑姑仿佛是自言自语地说:“这孩子真可怜,怕是醒不过来了。要是有棵还魂草就好了……”托利亚诺惊讶地问:“什么叫还魂草?”“噢,那是一个古老的传说了。说是在拉丁美洲的马拉开波湖流域,有一种奇异的草,人昏厥后,只要用那种草烧出烟来熏一熏,便能使人清醒过来。年轻的时候,我和你姑父都是喜欢探险的人,也曾经到马拉开波湖流域寻找过这种神奇的草,结果却什么都没找到……”托利亚诺兴奋起来。萝莎姑姑知道他又想冒险去了,但并不打算阻止他。西班牙本来就是一个崇尚冒险的民族。她只是细心地告诫他,当地的士著人祖先曾经吃过西班牙入侵的苦头,对西班牙人非常仇恨,千万不能说自己是西班牙人!班梅蒂跑过来,一定要跟着去,萝莎姑姑没办法,只好答应了,并让他们到镇子的东头去找一个叫索尔拉的40多岁的男子作伴。索尔拉身材魁梧,长着大胡子,从前是位船长,经验丰富,喜爱冒险,曾游历过世界很多国家和地方,听到竟有这种奇草,便一口应承下来。三个人就这样上路了。到达马拉开波湖后,三人又沿湖向南而去,到了一个碧树环绕的小村庄。索尔拉下车向村民打听还魂草,村民们不是推说不知道,就是干脆摇摇头就走。而他们的汽车不是昨天打碎一块挡风玻璃,就是今天轮胎被戳一个大窟窿,汽车在村子里行驶时,隔不多远就会陷入一道深沟中。三个人走得异常辛苦,几天下来,个个汗流浃背,疲惫不堪。班梅蒂先打起了退堂鼓,接着,托利亚诺也有些犹豫了,也许这只是传说而已,哪里真有这种神奇的草呢?只有索尔拉一声不吭。车子只好再向南行。开了大约一百多公里,到了一片沼泽地。这里人烟稀少,只见一片茫茫的沼泽。索尔拉也有些泄气了,走了这么远,别说还魂草的影子,就连听都没听人说起过。眼看天色将晚,三个人准备就地宿营。如果明天还找不到还魂草,看来就只好鸣金收兵了。班梅蒂把笨重的帐篷拖出车来时,闻到有股香气飘了过来,就在同时,只听索尔拉大喊一声:“快上车!”说完已一个箭步抢进驾驶室,发动了汽车引擎。车向一个凹凸不平的小路拐去。索尔拉兴奋地满脸通红,一个劲地嘀咕:“肯定是还魂草!啊,美丽的还魂草……”汽车在一堆人群前停住。原来是一群人围着一个躺在地上的人祷告,他们都是当地土著人的装束。祷告完毕,他们把堆在不远处的一种草放在被祷告人的四周,呈一个圆形围住并点着了火。三个人只见浓烟弥漫处香气袭人,鼻子里一阵阵发痒,忍不住打起喷嚏来。过了约半个小时,烟火都散尽了,只见那躺在地上的人竟然扭动着四肢,慢慢坐起来。三个人异口同声说道:“还魂草!”索尔拉装出一副法国人的样子走上前,恭敬地说:“你们真聪明,知道用还魂草来救人。你们的还魂草与我们法国的差不多吧!”一个头人模样的人说:“看看我们的吧!”他让人拔来一种草,那草约一米左右高,叶子很大,开着紫白的花。索尔拉装模作样地说:“差不多,差不多。”三个西班牙人等土人们都走后,挖了一汽车的还魂草,迅速离开了乌拉开波湖回到了西班牙。